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 > 正文

许善达:未来资金流向美国速度更快 规模更大

2017年11月28日 14:38:57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

  “民营资本的投资增长率很低,这是造成整个投资增长率下降的一个原因。为什么呢?全球化已经出现了新格局,全世界能源的生产和销售走向都和十年以前发生了重大变化,能源领域投资减少引起一系列投资需求的萎缩。而更重要的影响是美国的政策。”11月28日,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在“《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许善达表示,全球化已经出现了新的格局,这个格局从美国的页岩气技术突破开始,现在全世界能源的生产和销售的走向与十年以前相比都发生了重大变化,美国变成了能源输出国,中东、加拿大、俄罗斯等等都在变化,这个能源的变化影响了国际的政治、外交、军事等一系列变化。

  对中国来说,由于天然气价格的下降,引起石油价格的下降,造成能源领域投资减少的数额是数以万亿美元计的,投资的减少引起一系列投资需求的萎缩,延伸到钢材、铁矿石等等,这一系列投资的萎缩已经发生。中国产能过剩与此也有直接联系,劳动密集型企业外迁到东南亚,又砍掉了那些地条钢、小水泥、小玻璃等等。

  更重要的影响是美国的政策,如果美国的减税政策能够完成立法,美联储的缩表加息也能够逐渐往前推进,全世界的资金流向美国流动的趋势比现在速度还要快,规模还要大,这对中国企业肯定会有影响。

  所以,中国怎么样保持中国的投资增长,避免出现完全靠提高贷款,搞基础设施的投资结构,挑战非常严峻。

  以下为许善达发言实录:

  许善达:十九大报告里一个重大变化的基调就是淡化了GDP指标,从80年代初期改革开放开始,就提了一个翻两番的目标,当时都是以GDP的指标为翻两番的标准的。在十九大之前,对于GDP的指标有很多的优点,对鼓励一个经济的发展起了很大的积极作用。但它有很多缺点,使得经济发展中间也会出现一些问题。我们已经有差不多三十多年的发展,现在可以说,问题的方面越来越言重了,优势的方面倒有点弱化了。所以,在十九大之前,我知道很多专家,包括我们研究院也写了报告,建议这次报告里要淡化GDP指标。这次没有提GDP指标,而且在主要矛盾上说的是不平衡、不充分,不充分指的是数量,不平衡指的是结构,而且把不平衡放在前面,这已经把调整结构作为主要的工作方向。所以,我认为这个报告的提法,是对我们今后中国经济发展影响最大的一点。

  许善达:还有另外一个因素,民营资本的投资增长率很低,这是造成整个投资增长率下降的一个原因。为什么呢?现在要考虑一下国际上的形势,现在全球化已经出现了新的格局,这个格局从美国的页岩气技术突破开始,现在全世界能源的生产,销售的走向和十年以前相比都发生了重大变化,美国变成了能源输出国等等,像中东、加拿大、俄罗斯等等都在变化,这个能源的变化影响了国际的政治、外交、军事等一系列变化,这对中国来说,能源领域的投资,由于天然气价格的下降,引起石油价格的下降,造成能源领域投资减少的数额是数以万亿美元计的,投资的减少,引起一系列投资需求的萎缩,延伸到钢材,延伸到铁矿石等等,这一系列投资的萎缩已经发生。中国产能过剩跟这也有直接联系,中国自己的调整,国内是经济转型,要减少那些劳动密集型企业,外迁到东南亚去。我们自己又砍掉了那些地条钢、小水泥、小玻璃等等。我们对外的贸易也产生影响,比如现在对日本的进口增长速度很快,为什么呢?因为日本的机器人(行情300024,诊股)、智能制造设备是比较好的,中国经济转型产生了非常强的对外需求。中国的转型,也对全球化有一点影响,这对于投资都是有直接间接影响的。

  我认为,现在更重要的影响是美国的政策,特朗普上台还不到一年,美国对于贸易和投资的政策调整,就是要对于你在境外生产向美国来输出的这样的商品,要采取加税的办法,要是到美国生产,就给你优惠政策,像我们一样招商引资。现在我所知道的,民营企业到美国投资,比如曹德旺先生的玻璃、比亚迪(行情002594,诊股)、玖龙纸业也准备到美国投资,央企也准备到美国投资,中车集团到美国去建生产车辆的企业,去替代美国的地铁更新。中国的资金有这么大量的到美国去投资,其实欧洲的宝马也准备到美国建厂,现在全世界的资金流都开始向美国流动,这个现象还是特朗普当了总统一年的时间,仅仅投资贸易政策已经产生这个效果。现在美国还有两个即将出台,还没有完全出台的政策,一个是货币政策,美联储要缩表,这么多投资向美国去,对美国的需求增长,它缩表就是减少市场上的美元供给量,这对全世界汇率的变化一定会有重大影响,包括人民币也受到这个影响。同时,特朗普减税的法案,已经走了一段路程,众议院已经通过了,现在等着参议院,估计通过的概率是非常高的,虽然现在还没有最后完成立法程序。如果美国的减税政策能够完成立法,美联储的缩表加息也能够逐渐往前推进,全世界的资金流向美国流动的趋势,比现在速度还要快,规模还要大,这对我们中国的企业肯定会有影响。所以,我们中国怎么样保持中国的投资增长,避免出现完全靠提高贷款,搞基础设施的投资结构,我认为这个挑战是非常严峻的。

  我们国家也有一些前瞻性的决策,今年金融工作会议提出来,金融行业要为实体行业服务。我们现在了解,有两个金融行业和实体行业之间不平衡的东西,金融行业的利润率很高,实体行业的利润率很低,市场经济不可能利润率完全同等水平,但是,差距这么大,说明有问题。另外,社会融资成本,市场上融资成本是风险的一种价格,但有差别是正常的,可是我们现在融资成本差距这么大,是有不正常因素的。实际上很多的统计上的融资成本,比实际融资成本还低,因为这里有很多回扣的形式、咨询费的形式等等的,很多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比统计数字还要高,融资成本差距这么大,也是不正常的。但是,我认为,金融工作会议提出实体行业和金融行业的关系是有前瞻性的。再加上减税的政策,去年7月份提出降低宏观税负,今年8月份,政协主席在政协双周座谈会上讲了,营改增减了这么多税,并没有全面的完成政治局做出的降低宏观税负这个决定的任务,我们还要继续采取措施,来进一步降低宏观税负,全面完成政治局的决议。我认为,这些前瞻性的决策,应该说在方向上是完全符合当前国际的形势和国内形势的。现在就是如何制定出具体的落实措施,如果这些政策落实好了,我相信中国的经济发展前景还是可以很乐观的。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