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资本转战PE 浙商再辟新战场

华股财经 2008年07月04日 01:13:53 来源:证券日报
字号:T|T

  低迷的股市让天性活跃的浙江资本不再瞧得上眼。曾掀起过炒房、炒煤、炒股、炒汇、炒国企风潮的浙商,正纷纷挟巨资冲进风险投资领域。不久前,2008浙商与创投对接大会在浙江义乌举行,数十家浙江本土PE济济一堂,资本的暴富神话令他们再度兴奋。均瑶集团副董事长王均豪表示,该公司旗下吉祥航空获得1亿美元境外股权投资后,自己也看好并有投入PE行业的打算,因为“这确实是一块肥肉”。他透露,已着手制订规划,聘请专业的投资团队管理PE业务。他还力证自己“不是一个人”,“不光是我,复星集团的郭广昌也想进去”。

  据不完全统计,民营经济最为发达的浙江省,仅民间资本就已高达9300亿元左右,而浙江本土的PE机构已超过200多家。如果每家PE机构的资本金额按照平均1亿元计算,PE资金总额将远超200亿元,并且正在按照每年超过50%的速度在成长。PE热正在浙江的大地上掀起。

  清科集团董事长倪正东介绍道,来自浙江的民间PE特别多。这些PE通常非常低调,大多在传统行业诸如制造业和房地产业赚了很多钱。他们做PE的方式是由一两个人牵头,在熟知的朋友圈子里筹钱,以成立公司或项目的方式,投资一些拟上市企业。出生于台湾的智基创投总经理陈友忠表示,1984年,台湾创投业刚发展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抱团现象。他分析道:“不做创投,他们做其他的事情也一起做,维持原来的合作关系。彼此也有一定信任。”

  2005年4月29日,股权分置改革的推出,标志着一个划时代的到来。之后,中国股市一路上扬。一个个资本神话频频发生。这也令以传统制造业为主的浙江商人们刮目相看,开始重新审视和思考自己企业的战略。

  “牛市的到来给很多浙江民企老板带了直观的冲击。有很多老板都开始不太想从事实业了。”浙江银通担保常务副总裁杜建认为。杜建说,这些资金去向主要有2种途径。第一是给从事传统制造业的企业进行放贷;第二就是出资,让基金管理人来帮助进行运作,这样的方式要么是私募,要么是PE。

  或许是雅戈尔无心插柳造就的资本神话,让无数浙商无法入眠。它靠7亿的原始投入赢得了200多亿市值的金融资产,令无数中国企业羡慕。由此,“实业+PE”成为不少浙商在精心搭建的模式。横店集团、万向集团和传化集团等浙江传统大型企业,都已成立了自己的创业投资公司,逐渐成为创投行业的重要力量。

  据了解,浙江省内的PE,资金规模小的有几千万元,大的则是十亿元甚至数十亿元。据业内人士介绍,资金来源以在实业制造中已初具规模的民营企业为主力军。横店集团、万向集团和传化集团等浙江传统大型企业,都已成立了自己的PE公司,逐渐成为创投行业的重要力量。

  去年8月,以温州乐清8家民营企业和1名自然人为有限合伙人的温州东海创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成立。这是去年6月1日《有限合伙法》正式实施后,长三角地区出现的首家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据公开资料显示,东海创投募集资金为5亿元左右,主要投资拟上市的温州企业,获得这些企业的一部分原始股、将其包装上市、然后退出,完成投资,获得盈利。

 

 

  华睿投资董事长宗佩民认为,浙江本土PE最大优势是代表中国民营企业最彻底最务实的理念。同时,PE已经成为提升民企核心能力的部分。作为中国民营经济最为发达的浙江而言,接受PE将成为共识,这将大大扩大股权投资市场的容量。

  不过,宗佩民对那些新成立的PE的管理能力还是表示了一定的担忧。“在我看来,有些PE公司并不具备管理的资格。他们基本上只有很少、甚至几乎没有成功的案例,缺乏实际运作经验。我认为他们还需要很多路要走。”宗佩民如是说。他表示,由于浙江PE行业的市场化程度很高,机构的数量已经超过有效项目的数量,2/3机构成立之日可能就是倒闭之时,能够在市场持续生存的机构将浓缩在10家之内,在繁荣的背后将是残酷的优胜劣汰。

  进军PE领域,被认为是浙商从实业到金融的一次“投资升级”。据了解,浙商进行风险投资的赚钱手法大体是:通过向有上市愿望的优质企业注资,获得该企业的原始股,再将其包装上市,然后转让股权或直接从股票市场套利,即可获得丰厚的回报。

  针对浙商蜂拥搞风投的现象,一些风投领域人士提出质疑。上海博润投资董事总经理胡志斌说,高峰时间,中国每天成立26个创投公司,大家一拥而上,到时可能陷入“全民创投”误区,风险极大。长江商学院周春生教授说,浙商大举做风投,与前两年证券市场的繁荣造成心理预期膨胀直接相关。前段时间,确有公司投资新上市的公司赚到了100倍,“钱来得太容易了”。但他认为,并不是所有有余钱的企业都适合做风投。资本市场回调后,企业办风投的积极性将会下降。

  “浙江本土PE机构的最大优势是,他们代表中国民营企业最彻底最务实的理念。在出资人初涉PE的情况下,必须按照中国特色去做,而不能照搬照抄国际PE管理惯例。” 华睿投资董事长宗佩民表示。

  中国的民间PE曾经历过一次高潮和大清洗。2000年前后,正值深圳在酝酿创业板,受当时纳斯达克高科技泡沫的鼓舞,民间的各种力量,诸如有钱的个人、民营企业家、股票操盘手等盯着股权投资市场,他们大多或抱团或“独行”,疯狂地抢购一些企业的法人股。也有一些有钱人共同出资成立股份公司,聘请专业人士做股权投资,这或许正是最早的民间PE雏形。最终,创业板难产了8年,主板的IPO窗口也关闭了几年。在这次洗礼中,只有极少数的公司存活下来。

  对于今天新诞生的以浙商资本为主的本土PE们来说,那些过去的伤口几乎没有对其产生什么阴影,但是从历史上这些资金炒房、炒煤的路径上看来,这些PE新军的加入,将不可避免地产生新一轮的泡沫,不过,对于银根紧张的当下来说,这笔“活水”还是相当可贵的。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顾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