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钱流入路径诡异 三部门围堵恐难奏效

华股财经 2008年07月04日 18:45:39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字号:T|T
   热气逼人时节,有关热钱的话题正不断升温。

    社科院专家张明日前表示在一定经济假设下,流入中国的热钱规模已达惊人的1.75万亿美元,几与中国GDP匹敌;摩根士丹利随即发表报告,称2005年至今的热钱流入量为3109亿美元。“热钱是很难监控的,实际上没有办法做出精确统计”,广东省社科院《境外资金异常流动研究》重点课题组组长、热钱研究专家黎友焕对《每日经济新闻》说。

    监控难带来了监管难。有专家认为,国家外汇管理局、国家商务部与海关总署于7月2日联合颁布的《出口收结汇联网核查办法》(下称《办法》),实际收效也许不会很好。

热钱规模猜猜猜

    对比张明和大摩的数据,最新一期的《经济学家》更倾向于后者。经济调查公司Stone&McCarthy分析师LoganWright认为,应该重新审视公布的外汇储备数据,把从中国人民银行转移至主权基金中投公司的外汇资本纳入外储统计。此外,央行让银行使用美元支付多余的储备金,而目前这部分储备金被限制在央行手中。若考虑这两个因素,头5个月外汇资产大幅增加3930亿,是去年同期增长的两倍。

    LoganWright进一步分析说,贸易顺差和FDI只占到外汇储备的30%,如果扣除投资收入以及非美元储备的升值额度,仍然剩下无法解释的2140亿美元结余。扣除其中的非投机交易因素,Wright估计2008年头5个月中接受的热钱规模最高可达1700亿美元,这大大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新兴经济体所经历的情况。

    另一位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任教的经济学家MichaelPettis则表示,因为公司夸大FDI和出口额,投资热钱流入的规模可能超过2000亿。海通证券分析师陈勇对记者表示,“从时段来看,从2003年开始每一时段热钱规模都在增长,且将保持这样的趋势,但绝对规模还是很模糊。”他分析说,没有真实交易背景的外汇流入是估算热钱的重要依据,从2003年开始,影子热钱开始为正,截至去年,影子热钱的流入累计达3500亿美元,与中美利差有明显的正相关性。

热钱路径变变变

    “前几天刚刚从境外弄了一笔钱到国内,数额约在1个亿美元。”针对《办法》,一位从事灰色金融业务的内幕人士对记者表示,“三部门联合出台的新措施主要针对贸易型热钱,但通过虚假贸易‘洗钱’的手法,在业内已属‘不入流’。”

    黎友焕对记者表示,热钱流入的途径有100多种,“通过货物贸易流入只是其中一部分,目前已涌现出一些比较新的方式。”

    首先是个人换汇。通过个人换汇机制,目前港澳地区居民可较方便地将境外外币兑换成人民币,并存入国内的银行账户。黎友焕介绍说,香港地区居民在内地取出人民币,除了每天最高取现8万元的约束外,没有其他限制条件。“这一方式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热钱流入方式,在2008年上半年,通过私人换汇流入的热钱,正在以百分之几百的增速上升。”

    其次是服务贸易。由于操作隐秘、手法简单,不像货物贸易形式那么繁琐,通过服务贸易形式流入的热钱也在大幅增加。“比如有500万热钱要进入内地,通过CI设计、项目论证、课题转包、委托费用等,其中的操作空间非常大。在合同上,你愿意给,我愿意接受,10万不算少,100万不算多,1000万也合理,这怎么监控?”

    “由于这种方式操作方便,也无法监控,因此虽然形式比较新,却已成为热钱流入的主要渠道之一。”

    陈勇指出,有一点值得肯定的是,贸易渠道并非热钱进出的主要渠道,因为以贸易顺差形式进来的热钱不是外汇储备增加的重要部分,大部分热钱是通过另外的渠道进来的,多数是“灰色渠道”,比如地下钱庄等。

    黎友焕说:“很多人在认识上存在一个误区,那就是认为热钱可以被纳入统计轨道,但事实上热钱问题真真假假,没有办法对热钱做出精确统计。”

热钱监管难难难

    “热钱进入渠道多种多样、不断翻新,给监管带来了困难,”陈勇说。

    三部门联合颁布的 《办法》决定,自本月14日开始实行出口收结汇实行联网核查管理,将核对企业出口收结汇情况与其海关货物出口情况,以保证出口及其收结汇的真实性和一致性。《办法》规定,企业出口收汇应先进入企业的出口收汇待核查账户,企业在通过待核查账户办理资金结汇或划出手续时,银行应登录出口收结汇联网核查系统,在具体贸易类别相对应的可收汇额范围内进行收汇核注。此外,外管局还同时发布了 《关于完善企业货物贸易项下外债登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决定对企业出口预收货款和进口延期付款实行登记管理。

    两个文件的目的无疑是一致的,即试图通过加大外贸监管来控制热钱流入。

    对此,黎友焕表示,通过监控货物贸易来杜绝热钱是不现实的,但三部门联合发文这一形式,表明政府正在把热钱问题摆上台面,并对外传达出综合解决热钱问题的积极态度。“热钱问题涉及到多个主管部门,此次由三个部门联合出台文件,比过去单独由外汇管理局出台措施要有效得多,而且从这次出台的具体措施上看,都是有作用的。虚报出口数额、出口预收款和进口延期付款等一般的外贸形式,正是热钱惯用的操作手法。”

    他进一步指出,“解决热钱问题,主管部门的态度很关键。以前的政策相对宽松,但三部门联合出台新措施则表明,外贸政策不是在放松而是在收紧,这势必增加热钱的流动成本。”

    不过,也有专家对新措施持怀疑态度,陈勇就是其中之一。“效果是有限的,主要原因在于贸易渠道并非热钱进入的主要渠道。”

    《经济学家》则分析说,政府试图打击热钱,就要冒着将热钱引入地下货币交易的风险,如果政府加强对于FDI和贸易进出的监管,还有可能损伤实体经济,因此中国需要减少对于非稳定资本进入市场的激励,而不是去阻塞其通道。该杂志进一步指出,热钱进入将加剧通胀,现在央行通过发行票据来对冲流动性的做法代价已经很高了,所以会越来越倚重于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然而,存款准备金率提高又无法不对银行的利润产生损伤。因此,要阻止进一步的通胀,中国需要从根本上堵住资本洪流。

    对于通过人民币一次性升值打消热钱对人民币升值预期的观点,该杂志认为这将有助于提高中国央行的加息空间,但问题在于,人民币升幅需达到20%才可能改变热钱的预期,而这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无法接受的。因此,这意味着中国货币政策会保持“宽松”的姿态。同时,热钱持续涌入的时间越长,利率保持过低水平的时间越长,通胀加剧的风险就将越大。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顾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