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0亿美元推动25种大宗商品暴涨

华股财经 2008年07月11日 17:14:4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康
字号:T|T

  上海的杜小姐最近很关心国际油价。不过,跟普通人不一样的是,每当国际油价上涨时,她的心情就会非常之好。

  而7月9日国际油价从145美元峰值大跌近10美元的时候,杜小姐就有些坐立不安。

  把杜小姐的心情,与国际油价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是她在去年的一份投资。

  通过某家外资银行的石油期货挂钩结构性存款,杜小姐投资了10万美元在石油期货指数上。全球油价只要上涨,杜小姐就可以有一份投资收益。从去年开始到目前为止,暴涨了一倍的全球油价,已经让杜小姐获利相当不菲。

  杜小姐说,不知道像她自己这样的投资者有多少位,她觉得有些孤独。

  其实,她一点都不孤独。

  “这样的投机资本足足有2600亿美元。我个人的看法是,全球粮食与石油产品价格的暴涨到目前这个高位,原凶就是这些投机资本。这种对大宗商品期货的过度投机给全球经济都带来很大的危害。”

  7月7日的凌晨4点,当记者采访到大洋彼岸的Michael. Masters的时候,他这样说。

  Michael. Masters是以他命名的Masters Capital Management对冲基金的投资组合经理。最近,Michael一夜之间成了期货交易圈内的“名人”??因为这位对冲基金经理,这个12年来一直以“投机”为生的人,突然走上了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以一名资深投机者的专业,揭露“投机资本”对全球油价的操纵方法。让华尔街哗然。

  2600亿美元的投机资本

  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Masters用极其洗炼的语言、严密的逻辑和大量计算,揭示了连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都说不清的投机资本与高油价之间的关系。

  首先,在供需的基本面上,2006年以来的这次石油高涨,与石油供应无关。1973年席卷全球的石油危机和价格暴涨,是因为中东国家主动减少了供应。而这次石油价格高涨中,石油供应是一直很稳定并且还在增长。另外,新兴经济体,如中国和印度的石油需求,也是在稳步增长,并且未来的需求也是可以预期。在供需均可预测的情况下,是什么推动了2002年就开始的这一轮暴涨?

  “答案就是国际性的投机资本过度涌入。他们是期货市场的新玩家。更为准确的说,是全球投资基金、养老金、主权基金,大学基金,以及其它的机构投资者,进入了期货市场,并推高了粮食和石油这些大宗商品的价格。”Masters在听证会上说。而投机资本的涌入,如果只是用传统的监管方法,是看不出端倪的。

  “我们可以把这些机构投资者简称为指数投资者。因为他们投资于纸面上,并不参与实际的石油交割。市场上永远都有做多和做空,所以利用净头寸。”

  Masters用的是较为简单的方法,利用公开数据。找出了这些“指数投资者”的轨迹??2003年年底,在25种大宗商品期货指数上的投资净头寸,仅有130亿美元。而到了2008年,投资在这25种大宗商品期货上的投资净头寸达到了2600亿美元。5年之内,激增了20倍。25种大宗商品期货指数在5年的时间里涨幅达到183%。因为期货市场的作用就是价格发现,所以,在所有的期货市场里,都是期货价格决定现货价格。所以,可以看到,同期,大宗商品与期货紧密相连的现货价一起紧密的跟随期货上涨。

  简而言之,这新增的2600亿美元“指数投资者”,先是推动了25种大宗商业期货价格,然后,高涨的期货价格传导到现货价格,造成全球粮价及油价高涨。这些投资资本就是全球粮价及油价真正“原凶”。

  Masters进一步指出,根据“指数投资者”的投资方法,可以看出他们对价格的影响力有多大??“指数投资者”会在市场上买进原油期货合约,通过“扫货”的方式,来拉高期货合约。所以,可以根据“指数投资者”在期货合约上的净头寸,看出他们的“仓位”。

  根据标普,高盛,以及CFTC的公开市场数据,Master对比了2003年1月1日期货市场的合约总数,与2008年期货市场的合约总数。得出的结论也很惊人??5年里,中国的石油需求从1.88亿上涨到2.8亿桶,上升了920万桶。而同期,“指数投资者”们净买入的石油,有848万桶。也就是说,过去5年里,指数投资者们凭空给市场增加了整整一个中国的石油需求。

  实际上,Masters根据公开市场数据的计算,“指数投资者”们手头持有的石油期货合约,约有11万桶,相当于美国国家战略储备的8倍。在粮食期货市场上,“指数投资者”“囤积”了20亿蒲式耳的玉米(美国计量单位,相当于36公斤)。这些囤积的玉米可以供美国的乙醇生产厂商生产53亿加仑的乙醇,足足可以生产一年。(用来替代石油)。另外,在小麦上,“指数投资者”们的“囤积”则可以让所有的美国人吃上两年的小麦。

  据Masters引用的公开统计资料,2008年的第一季度的52个交易日,指数投资市场上就新增了550亿美元。平均每天新增的资金就有10亿美元。

  对Masters的分析和其它一些分析师的质疑,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期货市场的主要监管者)回应说,据CFTC分析师的分析,他们未找到明确的数据表明过度的投机??市场上进行SWAP(掉期交易)的业务确实有很大的增长。但是SWAP的交易者们他们“做多“和”做空“的头寸几乎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市场上一半交易商在看空,而另一半在看多。从这一点来说,这个市场很均衡,没有所谓过度投机在油价上的迹象。而且,很重要的是,虽然期货市场的总市值(OPEN INTEREST)确实在增长,但是投资者的人数却未增加。

  对于以上的抗辩,Masters觉得,有些虚弱,不堪一击。

  “在任何一个点位上,市场上永远都是做多的头寸和做空的头寸是相等的,否则市场不会达到一个均衡点。但是价格依然是在波动的。所以CFTC的这个理论不能解释市场价格的高涨。另外,他们有一个严重的漏洞,我称之SWAP漏洞。事实上,他们今天还在打电话给我。”。7月7日,Masters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Masters说,因为在传统SWAP操作中,某个投资者需要做多某一产品。然后做空某一产品,利用期货市场的这一特性,可以进行避险。当然这一工具也可以利用不对称性,进行盈利。SWAP漏洞在于,有大量的金融机构可以利用这一产品进行互相之间对敲。这样他们手头上准确的“仓位”,监管报告里就无从显示。CFTC因此也就无从发现,整个市场的持仓结构是如何的。所以他们的报告上,除了SWAP交易在激增以外,市场上做多的仓位与做空的仓位会显得“一切正常”。

  7月8日,记者采访的国际顶尖咨询公司oliver wyman的合伙人LARRY ALBERTS也赞同这一说法。LARRY已经在能源领域从事了15年之久的咨询工作,对能源行业非常了解。“从行业上来看,SWAP掉期操作至少有一家真正的石油行业从业者。但是现在有大量的金融机构相互之间在进行SWAP操作。另外,SWAP也是可以进行杠杆操作的产品,所以不可否认的是,通过中间商,市场上有大量的共同基金,养老金在进行这种交易。”LARRY说。

  “如果过度投资这种情况继续,这些投机资本,会造成全球数百万穷人的饥荒,并且对美国经济产生毁灭性打击。”Masters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这样总结陈词。

  亏损累累的对冲基金经理

  有趣的是,记者也发现了Masters背后的利益冲动。据其提交给美国证监会最新5月18日的报告,作为Masters对冲基金的管理人,他现在手上的对冲基金市值达到了9.72亿美元,一共投资了72只股票。其中有很多的股票,如DELTA航空公司,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等,均是在高油价下股价跳水得异常厉害的股票。其中DELTA航空公司持股1430万美元,美国通用汽车8400万美元,美联航9400万美元。

  可以说今年Masters流年不利,投资投错了方向。而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Masters出席听证会的根本原因。有好事者统计了一下,他最近一口气参加了20场不同的听证会。

  5月份,Masters在国会国土安全委员会听证会上的发言堪称重磅炸弹,据美国媒体报道,第二天期货市场的原油价格就下跌了4.5美元一桶。而Masters投资组合里那些受高油价影响的股票则略有回升。

  对此,Masters倒颇有美国人的豪爽性格。“这些都是真的。我投资组合里的股价是因为油价下跌而受惠。这一点我很承认。在国会听证会前,我已经向国会报告了我的投资组合情况,所以他们知道我的利益所在和相关的立场。”在记者采访时,他在电话里很坦率的说。

  “不过我要强调的是,我股票仓位的有些股票同样会受益于高油价。所以这并不是我出席听证会的根本性理由。我主要还是因为担心美国经济受到过度投机的打击,就像美国房市出现的问题对美国经济的影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顾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