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高层遍访5省 探寻企业微观生态

华股财经 2008年07月12日 08:23:41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李爱明 吴丽华
字号:T|T

  从6月27日到7月6日,短短10天,温州制鞋大户康奈集团就分别接待了由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全国政协副主席黄孟复和商务部部长陈德铭率领的三个调研团。

  康奈集团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如此短的时间内接待如此多高级别的调研团,自企业创办以来还从来没有过,这让他们深受鼓舞。

  在近6万家企业陷入停产或倒闭困境的温州,受到鼓舞的显然不止康奈集团。

  7月10日,温州市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不仅中央高层领导,银监会、国家税务总局以及浙江省发改委等部门也在最近频频到温州调研。“我几乎全程参加了这些调研,而且每次都是调研组主动邀请我的。”周说,这些调研组基本都是去温州了解企业经营现状和困境的。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幕:7月4日至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江苏、上海进行调研;4日至5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广东调研;6日至8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浙江调研;3日至5日,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山东调研。短短6天内,4位中央领导在5个经济发达的外贸型省份进行了经济考察和调研。

  这是自6月13日中央及省市和有关部门负责人会议之后中央、国务院领导和各部门的一次集体大行动。有专家告诉记者,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上,还少有类似的高规格、密集式的集体调研行动,这也说明目前的宏观调控到了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

  在这些中央高层领导和部委集体调研的路线图背后,CPI居高不下、出口增速下滑、企业陷入困境、财政收入减少、资本市场低迷的难题如何化解,从紧的宏观政策是进是退?

  本报了解到,本周,关系下半年宏观政策走向的中央经济形势分析会将在北京召开。显然,国务院密集式的调研就是为制定下半年的宏观政策提供依据。届时,这些难题也有望一一得到答复。

  集体调研彰显决策层担忧

  从中央高层的行程看,这次集体调研的主体无疑是企业。最令调研组关注的是,由于人民币升值、国际形势恶化和宏观政策紧缩,企业究竟受到了怎样的影响?出口受阻的程度有多大?

  在江苏的考察中,温家宝分别去了制造业和高科技产业发达的无锡、苏州两地。其中既考察了清华紫光软件集团公司、苏州工业园区综合保税区、龙腾光电、携程旅行网服务中心等高科技企业,同时也去了劳动密集型的无锡第一棉纺织厂。

  而在广东的调研中,习近平也分别考察了以外贸出口为主的深圳威明实业有限公司和以内销为主的广东唯美陶瓷有限公司,了解企业的经营现状和困难。

  广东唯美陶瓷有限公司经理李可为对本报表示,习近平很关注企业的创新产品,评价唯美陶瓷是创新做得不错的企业。深圳威明实业有关负责人向习近平反映,由于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变化,企业的经营和出口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李克强则去了民营经济发达的杭州和温州两地调研。外向型经济运行和企业发展状况,是他此次调研中关注的重点问题。调研期间,李克强走访了法派集团、日丰公司、华峰集团、中控集团、阿里巴巴、万向集团、正泰集团、康奈集团和瑞立集团等多家企业。这些企业主要是轻纺、机电和高新技术企业,其所在行业对整个出口影响举足轻重。

  “李克强副总理对企业出口业务和出口退税的问题很关注。”温州正泰集团新闻发言人廖毅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当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向李克强反映出口退税降低增加了出口企业的压力时,李克强轻轻地皱了皱眉头,并立即招呼同行的税务部门领导和有关人员“你们一起来听听”。

  另一位副总理王岐山则着重调研了烟台、威海两地的外贸和金融形势。国务院副秘书长尤权,海关总署署长盛光祖,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商务部副部长高虎城,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胡晓炼,央行副行长易纲等均随同参加,由此也可见此次调研的重要性。

  据悉,金融稳定健康发展、反洗钱与防热钱流入是王岐山此次调研的一个重点。为此,王岐山还专门去威海市商业银行、中国银行威海分行了解上半年存贷款、结售汇、盈利水平和金融调控政策落实情况。

  考察期间,王岐山分别去了上海通用东岳汽车有限公司、富士康科技(烟台)工业园、烟台新光服装有限公司、山东东方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外贸企业,当得知三角(威海)华盛轮胎有限公司在外汇结算方面遇到困难时,立即指示随行部门研究解决。

  据中国银行威海分行内部人士透露:“我们正着手写一份调研报告,题目就是《人民币升值、宏观调控对企业的影响》,这正是王岐山副总理在威海调研期间非常关心的两大问题之一。”

  宏观大局系于微观企业

  “从宏观层面讲,中小企业的大量歇业、停产和倒闭,会带来就业的压力,出现蓝领工人从短缺到过剩的局面。现在,企业面临的一些困难,包括出口退税、汇率、成本上涨等压力已经很大,如果融资再困难,企业大量倒闭的问题就会比较严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此次高层集体调研,说明已经意识到这些问题的严重性,并且开始重视。”

  7月17日,国家统计局将公布上半年的经济运行数据。而从已经出台的一些数据来看,上半年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

  首当其冲的即是出口。据海关总署统计,6月当月实现贸易顺差213.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0.6%,净减少55.4亿美元;上半年累计贸易顺差为990.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1.8%,净减少132.1亿美元。其中,6月份外贸出口增长17%,自今年2月份之后再度跌至20%这一敏感临界点以下,显示外贸拐点已经显现。这个信号是大家所不愿看到的。

  由浙江省企业联合会牵头、省经贸委、中小企业局、外经贸厅等多部门不久前联合完成的一份有关中小企业现状的调查报告也验证了这一点。据悉,联合调查组经过走访温州、台州等地企业后,对浙江中小企业生存经营状况得出的结论是“堪忧”。报告还直言“许多宏观层面上的问题仅靠地方政府、企业本身难以解决”,呼吁国家“对现行政策作进一步调整和完善”。

  温州市冠盛汽车零部件集团董事长周家儒显然对此感同身受。冠盛是一家生产万向节、驱动轴总成等汽车零部件的企业,95%的产品出口。该公司企业文化部主管蒋民告诉本报,对冠盛影响最大的是人民币升值和原材料上涨。人民币每升值1%,对冠盛利润的影响达到6%,而原材料价格上涨造成的成本增加已经达30%左右。今年上半年冠盛虽然产值增加了20%,但利润却基本跟去年持平。

  冠盛集团董事长周家儒参加了李克强主持的座谈会。而在此前商务部部长陈德铭调研期间,周家儒也曾反映,目前大环境对出口型的企业不太好,政策形势不明朗。比如,出口退税的长期趋势如何?是保持稳定还是下调?国家宏观经济政策是要继续鼓励出口,还是要抑制出口?

  陈德铭当时答复他,政策还是鼓励出口,而且还会相继出台鼓励出口的政策。

  这让困境中的周家儒们感受到了希望。

  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介绍,在高层领导和有关部门的调研中,他提出了四点建议:一是对中小企业减税;二是加大金融领域对内开放步伐,开放小额信贷,采取建立民间银行、乡镇银行等,把民间融资从地下转到地上;三是加快投融资体制的改革步伐,比如发展地方资本市场、允许地方政府、公司等发行地方债券、公司债券等,允许民间资本走向私募、创投道路;四是加快产业资本的转型,通过政策引导支持,让温州的民间资本走上国家鼓励发展的产业。

  高层领导也对此作出了积极回应。

  7月6日晚上,在浙江考察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明确表示“企业是市场的主体,微观是宏观的基础”,要求各级政府要帮助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解决面临的具体困难,办实事、解难题,为企业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下半年政策何去何从

  但企业家希望的货币政策放松似乎并没有明显的迹象。

  7月5日,主管金融的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有国家和省、市金融机构负责人参加的金融形势座谈会上表示,继续实行稳健的财政政策和从紧的货币政策,落实好“区别对待、有保有压”的方针。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郑新立11日也对《华夏时报》明确表示,下半年,从紧的货币政策不会进行大的调整,更多会采取调整信贷结构、有保有压的方式,同时,会更多地运用财政政策来控制通货膨胀。

  不过郑新立同时表示,尽管宏观调控还会继续贯彻从紧的货币政策,但刚刚结束的全国政协常委会会议讨论认为,利率不要再提高了。因为目前小企业贷款压力已经非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顾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