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贷紧缩样本 中小企业的多米诺骨牌

华股财经 2008年07月12日 12:37:2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韩瑞芸
字号:T|T

  虽说船小好调头,却将经受更大风浪。

  浙江经济多年来以小企业发达扬名,现如今,占该省工业企业总数99%的广大中小企业群体正处于发展节点。人民币升值、银根紧缩、成本上升、出口退税率下调以及世界主要经济体增速减缓,多种不利因素叠加,大型企业集团尚且遇到难题,更何况单打独斗的中小企业。

  尽管没有明显证据显示浙江经济将一蹶不振,但拐点已经出现。紧要关头,改善全省87万工业中小企业艰难的生存状态便成为一等大事。

  “中小企业经营和生存状况堪忧”??浙江省中小企业局在上报国家发改委、省委省政府的材料中毫不掩饰地作此描述。

  事实上,小企业生存难、融资难的问题已经得到了国家的高度重视。7月6日至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来到温州、杭州等地,考察了一些轻纺、机电和高新技术企业,并主持召开经济情况座谈会,着重就企业发展改革、国内外市场环境等问题深入进行调研。7月7日,浙江省发改委也在温州举行上半年经济运行形势座谈会,拟为7月12日举行的国家发改委“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会”收集材料。

  此前银监会人士透露,银监会近期也正组织五六个工作组奔赴江苏、浙江、山东三地调研小企业的生存状态。调研的主要内容包括小企业在信贷紧缩、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的情况下的发展情况,以及小企业的融资渠道和融资难易程度,并重点考察是否存在一些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处于成长期的小企业遭到“错杀”,成了调控的对象,面临贷款难题。

  是否需要在不改变基本方向的前提下,对宏观政策做出一些微调?浙江的百万中小企业是否将面临一次大的转型?信贷规模限制下,民间资金又有何新动向?浙江的现实困境不能代表全国,但颇为典型。

  1.“飞跃”警示

  “飞跃”,中国缝纫机行业的龙头,台州市纳税大户,浙江民企的创业典范,如今面临民间借贷逼债境地。在缝纫机领域,“飞跃”几乎囊括了所有的产品类型,现拥有31大系列300多个品种,年产各类缝纫机200万台,其中超高速包缝机、绷缝机占世界总产量的50%。

  不过,2007年人民币快速升值以及海外贸易环境日趋恶劣负面影响下,飞跃集团今年1-4月出口总额仅为1848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300万美元大跌44%。海外市场的严重萎缩,使这家出口型生产企业的出口业务遭到重创。而各家银行收紧信贷,这家龙头企业雪上加霜,只得以高额利率向民间筹借资金以供周转,却再也无力还清。

  规模和产能较小的小企业更是面临着生存危机。今年一季度,台州缝制设备规模以上企业总产量为101.56万台,比去年同期下降15.3%,产值和效益也出现明显下滑,不少企业只能选择停产甚至关门大吉。

  嵊州,自2000年起,全球领带加工中心从韩国向该市转移,韩资企业也纷至沓来。最辉煌时,在当地落户的30多家韩资领带生产企业一年的出口超过1亿美元。而今,随着高档织机、先进技术在嵊州的普及,辉煌的韩资企业逐渐失去光环,以至大部分韩资企业正考虑撤出嵊州。

  然而,韩资企业的撤出并没有给本地领带生产企业减少竞争压力。今年5月,嵊州领带行业协会曾号召所有领带生产企业集体提价0.1美元,仅有少数企业响应。而更多的小企业则继续“打破头”低价争抢外贸订单,价格同盟名存实亡。

  温州,20%左右的制造型企业已经停产或半停产。以眼镜生产行业为例,太阳镜今年一季度出口平均单价每副仅为0.7713美元,大多数企业已经陷入无利可图、勉强维持的境地。有着同样命运的还有温州柳市低压电器行业,其今年上半年毛利只有5%,净利更是无从谈起。

  不过,受打击最大的仍要数浙江的纺织服装业。记者了解,浙江省的出口型行业主要有纺织、服装、化工、电子机械制造业等,其中,纺织服装业出口依存度达60%左右,且附加值低,主要以价格为竞争手段。因此,人民币升值后,将大大削弱浙江纺织服装产品在国际市场的价格竞争力。据行业测算,人民币每升值1%,棉纺织、毛纺织、服装行业的利润率将下降3.19%、2.27%和6.18%。如果人民币升值3%,可能会抹平浙江省纺织服装业的平均利润水平。

  “我都不敢随便签订单了。人民币升值太快,不做这笔生意还好,做了肯定是要亏的,不如不做!”绍兴一纺织企业主对记者表示。

  “尽管已经削减了三分之一产能,但我还是在‘吃老本’。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随便关闭工厂,但我希望尽快找到下家,哪怕是用很便宜的价格卖出去。”杭州市一生产外贸服装的企业主对记者表示。

  不仅仅是中小企业,浙江的规模企业也已经出现大面积巨亏。根据浙江省经贸委《一季度浙江省工业和贸易经济形势分析》,今年1-2月,浙江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增加值增幅比全国平均水平低2.8个百分点,排在25位;利润增幅比全国平均水平低9.8个百分点,工业经济效益综合指数持续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规模以上企业的亏损面达26.1%;亏损总额64.8亿元,同比增加71.3%。

  这份资料还显示,浙江省石化、纺织、通讯、电子设备制造等已出现全行业亏损趋势,最突出的是石油加工业。在原油价格大幅震荡下,化纤制造业1-2月利润从去年同期猛增157%落至负8.5%。而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1-2月主营业务收入和1-3月出口交货值的增幅,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38.2和33.8个百分点。部分行业龙头企业,例如镇海炼化1?2月巨亏12.7亿元,而杭州摩托罗拉、东信移动和东芝信息的产值分别下降64.16%、39.9%和40.8%。

  人民币升值、银根紧缩、成本上升、出口退税率下调以及世界主要经济体增速减缓,种种因素叠加,使浙江企业在2008年面临严峻的生存形势。磐安县一家童车生产企业,由于钢材涨价由年初的每吨4500元暴涨到每吨6500元,以前接的订单全部亏损;台州一家劳动密集型企业,员工总数1万多人,若实现“五金”全覆盖,需增加费用1400多万,加上提高工资水平需400多万,累积用工成本增加1800万元,占该企业全年利润27%;温岭市已有45家企业倒闭;温州市目前处于停工、半停工的中小企业有1486家,占6.3%,该市紧固件行业3年前拥有3000多家企业,目前尚存2000多家……

  在这场变局中,有多少浙江企业将如“多米诺”骨牌般悲壮倒下,仍然是未知数。

  2.“出口机器”的困惑

  出口8亿件衬衫才能换一架波音飞机;一辆电动车的价格只有国外一只鞋的价格;6米YKK拉链可以买到1000米浙江产的拉链;芭比娃娃在国内售价329元人民币,而加工费只有区区4元……这些耳熟能详的数据不仅仅说明浙江出口产品惯用的低价策略,也呈现出浙江外贸企业的另一种结构性风险,即“重外销、轻内销”,进出口结构长期明显失衡。这与江苏“进口出口对半分”的进出口结构形成鲜明对比。

  “为什么现在江苏的外贸企业比浙江的外贸企业更好过些,原因是江苏是进出口两条腿走路,进口出口平分秋色。而在人民币快速升值时,出口受到的影响是最剧烈的。”一外贸公司老板对记者无奈地表示,他们也希望能从“只出不进”转变为“有进有出”,但这种变化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促成,目前惟一能做的只是挺过风险,再谋后路。

  与此同时,浙江重外销轻内销的外贸结构使得浙江的银行业也大受影响。“打个比方说,假定江苏分行在国际结算业务量上只能做到浙江分行的一半,但其利润却能与浙江分行相当。这就是进口出口两头‘通吃’的好处。”一国有银行浙江分行人士对记者说。

  “浙江工业经济对外依存度在国内居前,多年来,工业经济增长的三成来自出口。但是,今年以来,外贸出口形势十分严峻,增速跌入低谷。”浙江省中小企业局的人士这样认为。根据浙江省中小企业局提供的数据,今年1-4月份,全省中小企业累计实现出口产品交货值2527.86亿元,同比增长12%,增幅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0.67个百分点,降到了近几年最低点。如果剔除产品成本上升转嫁的因素,实际出口增长只有8%左右。而4月份,规模以上企业出口产品交货值813.32亿元,同比仅增长11.2%,增长率为1998年来同月最低(往年均在30%左右)。

  不仅是台州、温州,浙江的各个城市都没有逃脱生产下滑的命运。

  根据杭州市统计局的数字,今年1-2月,规模以上工业中,出口额占杭州市比重高达41.1%的纺织业、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三大行业累计实现销售产值分别比上年同期仅增长14.2%、8.5%和-33.2%,增幅同比回落9.4、13.8和59.0个百分点,比全市平均增幅低4.0、9.7和51.4个百分点。

  “从外贸出口的趋势看,由于世界经济不确定因素增大,人民币汇率难以预测,一些企业超过两个月的订单不敢接,尽管今年欧盟取消了纺织品配额限制,但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顾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