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乌集团资金链全调查 涉及八家银行2.98亿

华股财经 2008年07月22日 09:07:0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小莹 王芳艳
字号:T|T

  7月17日、18日,义乌市政府又连续召开了两次金乌专题会议,并成立了由常务副市长宋英豪挂帅的“风险企业有关问题处理领导小组”。

  “我们了解下来,截至7月16日,金乌集团及其相关企业总共有银行融资2.98亿元,涉及8家银行。
 
  目前,集团已经全面停产,其资产损益暂无法估算。”上述小组成员、分管工业的义乌市副市长吴森民7月21日对本报记者说。

  据该市长介绍,提供了近3亿元贷款的8家银行分别是:浙商银行、金华商业银行、光大银行、农业银行、招商银行、华夏银行、交通银行和上海浦发银行。其中,记者了解到,农业银行义乌支行的贷款达到6000万元。

  关于金乌集团董事长张政建个人的融资情况,义乌市政府尚未掌握到全面的情况,但记者从义乌当地做资金生意者处了解到,张本人签下的最大单笔民间借款为2亿元左右,借款人金某。而其债权人统计,金乌集团的民间借款总额达到13.7亿元。

  发生资金困难的不只是金乌。

  7月19日,人民银行杭州支行的相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据其初步估算,今年浙江全省的企业资金缺口达1200亿元之巨,中小企业首当其冲。

  “空手套”遭遇宏观调控

  7月21日上午9点半,金乌集团的资产开始了第一次的拍卖。

  这笔资产属于金乌集团旗下的万盛化纤有限公司,共有三间六栋房产,临近义乌市闻名遐迩的小商品市场,起拍价为480万元。

  但上午的竞拍者寥寥,遭遇流拍。

  这六栋房产只是金乌集团近年来对外投资的一项。根据义乌当地银监部门了解,金乌集团及其相关企业共16家,先后投资3亿元用于购买写字楼、土地、开发酒店以及建设厂房等。

  据一家相关贷款银行负责人透露,张政建的“主业”娇丽袜业2007年报表利润大约1000万元,主要是“两头在外”的经营模式,以订单生产出口为主,到了2008年主业并没有出现亏损,在今年4月以前仍能正常支付员工工资。

  据上述银行负责人向本报记者分析,金乌集团此次遭遇资金链断裂,主要就是民间融资饮鸩止渴和产业投资盲目扩张的恶果。

  除了娇丽袜业之外,张政建的这些对外投资大部分是利用外部资金,进行了大规模的“土地”扩张。其主要资产集中在三大块:山图服饰120多万亩工业土地和厂房、还未建造的高慧酒店用地、江滨路的商务楼资产。

  “这些投资都是前期投入,短时间内并不会产生回报,如果用高利贷支付前期资金,肯定要死掉。”债权银行负责人说。

  一位高利贷借贷者也指出了其中的硬伤:环环相扣的资金链条隐含危机,他们用民间借贷支付土地出让金,然后等土地手续办完再向银行融资,归还民间借贷。这种资金链条,在宏观调控下遭遇银行收紧银根,最终使企业背上沉重的高利贷债务负担。

  数年前,金乌集团曾出资2000余万元,在义乌市北苑工业区拿下了一块120亩的工业用地,用于建设旗下山图服饰的厂房,但这笔投资并非出自张政建本人的自有资金。

  “这笔山图厂房的资金月息大概在5分至6分左右。”一位义乌当地的高利贷商人7月20日晚对本报记者说,张政建本打算先借高利贷拿地,等把厂房建成后抵押给银行,以银行贷款归还高利贷借款。

  “我觉得他这种‘空手套’的做法,从2006年宏观调控开始就已经很危险了,所以没有借钱给他。”上述高利贷商人说。

  上述提及的张政建最大一笔民间借贷,来自于一位义乌当地的金姓金主,有做资金生意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曾看到一张金某与张政建之间的借条,借条数额为2.56亿元,但这个借款包含了应付的利息,实际借款为1亿余元。

  2007年下半年开始,由于银根紧缩,加之风闻金乌集团借入一定数额的高利贷,有一家义乌当地的小型银行开始回收金乌集团贷款,并终止继续放贷。

  此事发生后,其他银行也意识到金乌可能存在比较大的资金链漏洞,纷纷开始催收。或许这一催收成为了直接的导火索,张政建的债务危机大规模爆发。据其民间资金借贷者表示,张政建在2007年下半年开始就频频拖欠利息。

  根据义乌市副市长吴森民向本报记者介绍,2007年底的统计报表显示,金乌集团整体负债已经达到8.2亿元。7月18 日上午,义乌市有关方面与张政建通了电话,其表示正在积极努力并愿意配合有关方面解决金乌集团目前的困难。

  1200亿资金缺口

  也有其他义乌企业,正在为自己的盲目扩张付出代价。

  据一家当地银行的负责人对本报记者介绍,浙江嘉得莱控股有限公司在今年4月就暴露了资金风险,已经有银行开始向法院起诉。

  “这家企业收购义乌本地企业花了2700万元,收购金华企业花了3000万元,收购山东的企业又花了6000多万元,速度太快了。”一位熟悉嘉得莱的高利贷者对本报记者说,嘉得莱的“如意算盘”是购入这些企业,包装好,然后抵押给当地银行获取资金。

  义乌当地电视台还报道了一家名为东方万博集团的企业面临员工讨薪的新闻。这家当地企业自称资产达10亿元,其以酒业营销起家,后投资商业地产。由于某块土地的产权不清,东方万博已经将旗下的一家房地产项目公司转让给当地的另一家民营企业。

  本周,人民银行义乌市支行将举行一个例行的半年会议。本报记者提前获得的会议内容披露,义乌金融业发展中出现了三种“资金紧张”的企业,分别是“扩张过快或盲目扩张的企业”,“市场约束增强、增本减利严重的中小企业”,以及“部分开发项目销售不畅、资金回笼周期拉长的小型房地产企业”,甚至“个别企业有资金链断裂风险。”

  正当各事件沸沸扬扬之时,另一场由银行发起的突围小企业融资难的论坛也正在义乌召开。

  7月19日至20日,义乌稠州商业银行与上海社科院联合召开了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国际研讨会。银监会、浙江银监局、人行杭州支行等机构官员悉数到场。

  会上人行相关人士透露,截至6月末,浙江省本外币贷款余额27500亿,上半年贷款增加额度2540亿,尽管与全国其他城市比较,浙江信贷增长还算不错,但仍然面临资金缺口。

  据人行人士的初步估算,浙江全省企业的资金缺口大约1200亿。

  “由于紧缩,首先是小企业会受到伤害。”浙江省银监局副局长韩沂透露,二季度浙江省的企业融资景气指数是 98.5%,中小企业融资指数93.4%,这体现中小企业融资需求远远未得到满足。

  人行杭州支行数据显示,浙江省中小企业贷款占总贷款量的70%,而小企业能获得的贷款,仅占到了5%。

  韩沂表示,目前各个商业银行对小企业贷款的支持力度不一,一季度主要是地方的城商行和农信社对小企业发放贷款较多,而国有和股份制银行反而增长得并不快。

  与此同时,银根收紧,民间借贷利率就较大幅度上升。

  据人行截至6月30日的监测数据,民间拆借加权平均月息为1.2分略多,包括个人借给企业、企业借给企业和个人借给个人。而借贷给制造业等企业作为资金周转的利息则高一些,达到1.8分左右。此外,日拆借的短期贷款利率更高,达到3分、4分甚至7?8分,但这并不主流。而由于民间融资隐藏地下、散落民间,目前无法科学统计数量。

  资金紧张已引起诸多隐忧。

  义乌企业资金遭遇困难对于金融业产生影响??义乌全市上半年的不良资产率为0.8%(按五级分类法),比去年年初上升0.06个百分点,尽管仍保持在优质区间内。

  “今年不良贷款反弹的压力比任何一年压力都大。”一家当地大型银行的负责人说,该银行已在内部展开大规模的风险排查,针对企业在目前调控下是否会产生亏损,是否造成信贷不良进行压力测试。

  “我们能做到的是尽量切断银行资金与民间借贷的联系。” 韩沂表示,但是由于民间借贷的隐蔽性,银行通常很难掌握准确的信息。

  双管齐下

  如何解决资金缺口,已引起各方关注。

  “正在针对金融机构发展和小企业信贷业务发展方面进行研究,将出台实质性的带有刚性的指导性措施。比如为鼓励小企业贷款,对小企业贷款支持的银行可能优先允许其在浙江设立分支机构。目前北京银行等城商行还未进入浙江。”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顾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